4008-087123
数据分析
超90家券商高管变动 中小券商布局投行业务意味
发布时间:2020-01-08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券商高管频频“换血”也折射出券业转型难题。内有行业增速放缓、同质化竞争激烈,外有合资券商陆续入局,券商经营转型压力增强,寻找新的出路和发展方式成为当务之急。

  2019年券商高管变动异常频繁。据中国基金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有超过90余家券商出现高管变动,其中,至少有20家券商的董事长、副董事长在年内就任,不乏一些一线券商董事长的调整。

  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券商高管频频“换血”也折射出券业转型难题。内有行业增速放缓、同质化竞争激烈,外有合资券商陆续入局,内外夹击之下,券商经营转型压力增强,寻找新的出路和发展方式成为当务之急。业内人士指出,若券商需要保持管理层的稳定,可在人才激励和公司治理两大方面做文章。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有超过90家券商出现高管变动,其中,至少有20家券商的董事长、副董事长在年内就任,当中也不乏一些一线券商董事长的调整。例如,去年8月份,沈如军正式成为中金公司董事长;9月份,原中国太保党委副书记、总裁贺青担任国泰君安董事长;12月,江苏证监局核准华泰证券党委书记张伟任职董事长的资格。此外,财富证券董事长胡贺波、世纪证券董事长李强、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首创证券董事长吴礼顺等多家券商的董事长均在去年上任。

  与此同时,至少20家券商的总裁、总经理、首席执行官在2019年履新,新任副总裁、副总经理的券商高管人数至少有50名。

  券商高管变动,一是高管出现离职或离任的情况。例如,因为海外爆雷等因素影响,光大证券原董事长、原执行总裁、原首席风险官等先后辞职。

  二是内部管理层升职或者外部空降“跳槽”。例如,去年12月27日晚间,天风证券发布11份公告,公司总裁张军、常务副总裁吴建钢辞去相关职务,接替他们的分别是天风证券副总裁王琳晶和公司执委会主任冯琳,同时,张军任公司副董事长,吴建钢任监事长。

  三是彻底离开证券行业转型发展。例如,去年10月29日,记者曾独家报道原方正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副总裁吴姚东的去向,其出任邮储银行理财子公司中邮理财董事长,从券商转型到银行理财子公司。

  还有一种高管变动则属于代际更替。例如券业最年轻董事长31岁的五矿证券新董事长郭泽林,在2019年12月顺利获得深圳证监局关于其任职资格的核准,一时间也为行业热议。

  高管变动无疑会对公司产生重要影响。去年8月,华泰联合前董事长、有“并购女皇”之称的刘晓丹正式辞任,引发行业震动。随着刘晓丹的离开,华泰联合证券IPO业务也出现了明显的滑坡。数据显示,2019年华泰联合IPO收入仅为5.23亿,同比下滑超38%。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券业“换帅”的原因大多为主动请辞,此外,也有不少属于人员被动的调整,这也折射出券业转型的趋势与难题。

  华东某中型券商营业部人士表示,券商高管变动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业绩下滑。去年,券商股票质押等风险事件频发,若受到监管处罚,那么股东层面就会对管理层进行问责,负责相应业务条线的高管“换血”也是理所当然。

  “去年以来,尤其是科创板推出之后,券商之间的分化加剧,头部券商的竞争优势明显,尾部券商的发展环境愈发恶劣,很多券商的高管可能连续两三年都未能完成股东期待的业绩,所以出现职位被调整的情况。同时,各大券商的股东对高管的要求更高,希望通过换血,找到能力更强、配合更为默契的高管团队。”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告诉记者。在其看来,去年券商高管变动频繁还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风险事件频发,客观上也需要部分高管承担责任;二是券商之间的合并整合较往年更为频繁,高管团队必然面临重大调整,同时,出让券商股权的股东也较多,券商股权结构更为频繁,引发高管团队变动。

  业绩、竞争、股权整合,在诸多压力之下,券商高管往往“高处不胜寒”。一位负责投行业务的券商人士表示,不少中小券商的生存压力逐渐增大,业务条线和公司战略常常会随着环境而发生调整,新上任的高管或者负责人需要在平台上尽快展现业务能力,避免因为“踩雷”而下课,这可能是多数券商高管需要面临的问题。

  “从高管变动也能看到公司对不同业务的战略定位。比如前两年新三板市场发展不好,有的券商会裁撤全部业务条线,高管被调岗或离任,也有的券商继续留存业务条线,保留原有的人员配置。现在新三板政策改革力度空前,这些留守的业务部门和高管就会提前把握住机会,发挥先发优势。”曾在某大型券商负责新三板业务的相关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金融技术在券商行业中的重要性日益突出,负责证券公司信息技术管理及相应业务规划的首席信息官也成为券业“标配”。围绕新的业务岗位和职能,券商出现了一批升任首席信息官的高管,这也折射了金融科技对证券行业的深刻改变。据不完全统计,去年有超过11家券商聘任了首席信息官。

  行业增速放缓,竞争更加激烈,经营转型压力增强,券商对未来发展都很焦虑,都在寻找新的出路和发展方式,尤其是中小券商。在何南野看来,中小券商除了牌照优势之外,其他方面能力都面临困境,未来持续竞争能力存疑。另一方面,随着外资券商牌照不断放开,竞争将更加激烈,赢咖2娱乐目前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已经开业,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也已获准开业,这些合资券商的入局对券商的综合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在业内人士看来,高管频繁“换帅”,也反映券商在人才激励和公司治理方面存在问题。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近年来券商业务转型压力增加,新业务开展难度越来越大,行业竞争逐步转为依靠平台和头部优势为主,不少中小券商的高管出现了向大券商平台流动的迹象。“一般来说,大券商的激励制度更加合理,薪酬起点也更高,加上股东和总部会提供更多的资源支持和业务机会,头部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与此同时,近年来“混业发展”也让券商人才流动变得日益频繁,从过去一年高管流动的情况看,基金公司、保险资管、私募等大资管机构成为不少券商高管的选择。

  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设立,人才资源的争夺大战也在资管机构间打响,一些券业人才流向银行理财子公司,如原方正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副总裁吴姚东出任邮储银行理财子公司中邮理财董事长,中投资产配置部总监范华任招银理财首席投资官。

  华南某券商资管相关人士透露,当前银行理财子公司对外招聘力度非常大,不少券业高级人才均收到过来自理财子公司的橄榄枝。在他看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平台更大、薪酬水平更高,加上公司处于筹建阶段,个人的成长空间也会非常大。

  人才激励刻不容缓。据了解,去年有多家券商实行员工持股计划。如券业“老大哥”中信证券,在2019年3月4日晚发布31份公告,重点披露了《员工持股计划(草案)》,拟向公司骨干员工推行员工持股计划,由信托机构直接在二级市场购买公司A股或H股股票,累计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0%。以其当时市值估算,实施金额约300亿。此外,去年10月,招商证券也推出员工持股计划,持股总人数不超过1157人,参与对象认购金额合计不超过人民币8.08亿元。12月23日,华创阳安连发10条公告,其中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实施公告显示,员工持股以回购价七折对员工出售,规模占公司总股份的2.84%。

  除了人才激励,公司的管理水平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才的去留。在何南野看来,资本市场持续震荡,风险事件频发,对券商的经营能力、风控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高管团队的管理水平成为重中之重。

  一位曾在某区域小型券商任部门负责人的相关人士也透露,公司治理理念对人才的影响较大。“受股东关系影响,原来的东家有着明显的家族企业特点,管理层任职非常随意,也没有职业管理人团队理念,业务违规操作较多,不仅是高管变动频繁,一线人员也很难长期留下。”据悉,这家券商近期因严重违规已被监管部门开出多张罚单。

  春节过后,券商又迎来密集的管理层变动。近日,东兴证券、招商证券、财富证券等3家券商发布了有关公司高层人事变动的公告。其中,东兴证券聘任了新的总经理,招商证券新聘两位副总裁,财富证券则更换了总裁。

  从新任高管的履历看,多数均有从事投行业务的职业经历。某中型券商表示,科创板将成为投行业务发展的“新窗口”,而未来在投行业务上的竞争可能正是中小券商的突破重点。近期各家券商高的管层变动或与在投行业务方向上的提前布局有关。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上述3家券商在内,共有21家券商的27名董监高任职资格被核准。其中,1家券商更换了董事长,3家以上的券商变更了总裁、副总裁。

  从年龄上看,新任高管大多正值壮年,70后成为绝对主力。包括财富证券总裁刘宛晨、东兴证券总经理张涛、长江证券副总裁韦洪波等多名新任高管均是70后。

  谈及券商高管人事变动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这一般来说不外乎几种原因:任期届满、退休、跳槽、集团内部调整等。而当前,为优化公司治理结构更换高层的券商也不在少数。

  如去年11月中旬,招商证券公开用竞争上岗的方式聘用6名副总裁,目的是“激发组织活力,持续提升公司竞争力”。经过激烈的上岗竞争,直到日前,两名新副总裁吴光焰、谢继军才正式上任。吴光焰此前为公司总裁助理,谢继军则为投资银行总部董事总经理。

  观察上述新任高管的履历,可以一窥券商未来的战略规划。上证报发现,在这些“新主管”中,多数拥有投行从业背景。如东兴证券的张涛、招商证券的谢继军等此前都曾分管投行业务。又如财富证券新任总裁刘宛晨,履历显示,其曾任湖南大学会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进入证券行业后,他曾在财富证券的投资银行部担任过多年的总经理。

  券商人士表示,出现这一现象一方面是因为投行业务的专业性强,对管理协调能力的要求也比较高;另一方面是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对券商来说将会带来历史性变革,尤其是将推动投行业务的转型升级。

  “今年初,投行忙得热火朝天,和去年的萧条景况完全反了过来。我们投行部副总一天就接待了6家公司,还有很多公司在排着队来谈项目。”沪上一家中型券商高管表示。目前科创板项目筹备是投行工作的重中之重,他指出,未来投行挖掘优质项目的能力和定价能力都备受考验,这方面的领导力和团队建设也因此显得更为重要。

  业内人士表示,新任主管们的担子并不轻,市场环境带来的经营压力、中小券商如何加速转型等,都是他们要面对的课题。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